<button id="wb00l"></button>
<dd id="wb00l"><track id="wb00l"></track></dd>

<th id="wb00l"><track id="wb00l"><video id="wb00l"></video></track></th>
  1. <th id="wb00l"></th>

    1. 目錄
      書架
      目錄
      目錄
      ×
      公眾號
      關注二維碼,回復“九閱”領書券
      關注二維碼
      回復“九閱”領書券
      第10章 分別
      惡毒女配的升級之路
      玉熙晴
      2152
      歷史久遠

      原來,那真不是夢,而是她未來的生活。

      “阮阮,別嚇娘,你怎么了?”

      洛語靈摸了摸鼻子,她流鼻血了。

      “娘,我好害怕……”

      “有娘在,阮阮不怕。”

      “娘,我斗不過她怎么辦?”

      為了斗洛冷幽,她失去了奶娘。

      如今連方澤深也賠進去了,非禮相府小姐,這件事可大可小,可有一點是注定了,他這一生恐怕都進不了丞相府了!

      這就是洛冷幽的目的嗎?

      把她的助力一一砍掉,先是奶娘,再是方澤深。那下一個呢?是娘,還是哥哥?

      這一夜注定要成為洛語靈心里永遠抹不掉的記憶。

      洛之臣找來了方家的長輩,為了不丟方家的臉,也不壞了洛冷幽的名聲,罰方澤深三十鞭刑。

      她躲在刑房后面,聽著他的哀嚎聲,每一鞭皮皮到肉的響聲。

      “方澤深……方澤深……方澤深……”

      嘴唇被咬破了,她卻不能出去。

      一只手按在她頭上,她身體一僵,隨即抬起頭。

      “哥,是我害了他……”

      洛俊辰看著她,淡淡地解釋道:“我建議爹爹送官,這樣官府就能查到他的內傷,結果還沒送出丞相府,方家就來人了。”

      “我不懂。”

      “一旦查出有問題,就會繼續查,那洛冷幽就會被牽扯其中,有人想保她。阮阮,你還記得裕王妃嗎?”

      洛語靈點點頭。

      裕王妃,曾經的京城第一才女,百家女效仿的典范,卻因為裕王寵愛一個妾侍,導致裕王妃最后被害死,連襁褓里的孩子都被裕王殺了。陛下大怒,把裕王貶為庶民,世世代代不得為官,不得與皇親結親。

      “現在有個有權有勢的人要保洛冷幽,我們就不能動她,甚至要對她好。否則,我們的下場就是裕王妃的下場。”

      洛語靈嘴唇顫抖,“哥……”

      “明日一早,方澤深就要被送出城了。”

      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。

      “為什么?不是已經懲罰過了嗎?”

      從四歲開始,她就和方澤深一起長大,兩人這些年幾乎沒怎么分開過,半年前她來了初潮,娘親才不讓他們單獨一起玩耍。

      突然知道他要離開,她竟有些無法接受。

      洛俊辰沒有解釋,只是看著高墻,里面的鞭刑還沒結束。

      “從今以后,不要跟洛冷幽斗,你根本不是她的對手。”

      “我不甘心……哥哥……”

      “君子報仇十年不晚,你們還要在內宅相處很久,不想處處吃虧,就離她遠點。明日我會和方澤深一起離開,大哥已經在朝廷有了勢力,我現在入朝,根本比不過他,我得去戰場,贏戰功。”

      “哥哥也要走?”

      “嗯,我護送方澤深回西境,他娘病危,想見兒子。我走了,娘就交給你了,我不求你有多大能耐,但是你得守住咱們的東西。不管相府里的兄弟姐妹有多少,你最親的只有娘和我。知道嗎?必要的時候,多看書,少出門,韜光養護。”

      “我知道。”

      四更天,鞭刑終于打完了,方澤深已經是出息少進氣多了。

      方家的人把人抬到客房上藥。

      洛語靈溜進房間,門口有哥哥把手,她只有一炷香的時間。

      走到床邊,平日總是笑瞇瞇圍在她身邊的小胖子,現在眼睛緊閉著,嘴唇發白,滿頭大汗。

      “方澤深!”

      她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。

      “方澤深!”

      床上的人趴著,背上已經上了藥,可是鮮血還是滲出來了。

      “方澤深,你再不醒來,我就走了。”

      “呃……咳咳……阮阮。”

      她急忙守到床邊,“你醒了?”

      “阮阮,好痛,好累。我……睡醒……再跟你說話……好不好?”

      “別睡!”她捂住嘴,不讓自己哭出來。

      他們沒有明天再聚的機會了。

      他肯定還不知道,自己要被送走了。

      “別哭。”方澤深努力睜眼睛。

      “你太笨了,怎么會被抓住!他們打你,你就讓他們打?你不會告狀啊?!”

      “那人……說我敢說……洛冷幽,他就……對付你……”

      “我是丞相府嫡小姐,我才不會怕她!”

      方澤深努力朝她伸出手,“阮阮,他們……壞,不要跟他們斗……等我厲害了……我幫你打他們!”

      “你顧好你自己吧。哥哥說,你明早就要被送走了。還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見到呢。”

      方澤深突然睜大眼睛,一臉堅定地望著她,“我回來娶你。”

      “我!我才不要嫁給你。”

      方澤深扯扯嘴角,“那你讓我親一口,我就……不要你嫁我了。”

      洛語靈猛然站起來,指著他,手指哆哆嗦嗦,“你,你這個無恥之徒!”

      他怎么可以如此下流無恥!

      “你讓我……殺洛冷幽……我沒做到,她太厲害了。”方澤深委屈地垂下眼眸。

      “別說了。”

      “我要走了,親一口好不好?”小胖子因為臉上浮腫,一笑眼睛都瞇得看不見了。

      “方澤深,你再這樣,我就不當你是朋友了!”

      她剛才竟然還有點同情這小胖子,她真是太傻了!

      他竟然敢調戲她?

      “隔著手帕……行不行?”

      “你這個……你這個……”

      “我為你受傷……你不跟我好了,阮阮不跟我好了,嗚嗚……”

      見方澤深真的哭了起來,洛語靈渾身都僵住了。

      “你別哭了!我親還不行嗎?”

      掏出貼身絲帕,她緊張地走近床畔,“你,你閉上眼睛。”

      方澤深立刻乖乖地閉上眼睛。

      她把絲帕疊了四折,然后墊在他臉上,飛快地啄了一下,“好了。”

      “隔了那么厚,我都沒感受到阮阮的——!”

      “你再得寸進尺,以后我就不認識你了!”洛語靈一張臉羞得通紅,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,她竟然做了如此孟浪的事!

      方澤深哀怨地望著她,“我還以為你會親我嘴——”

      “閉嘴,你走吧,最好一輩子別回來,我沒你這個朋友!”

      她慌張地跑出房間,都不看哥哥一眼,一口氣跑回自己的院子。

      因為方澤深沒有出賣她,她才親他一下的。

      反正從小到大,她也沒把他當男人,親一下,應該沒什么事吧?

      更何況還墊了折好的絲帕,可是靠近他,他身上的氣息撲面而來,“啊!”

      紫玉走進來,“小姐,您怎么了?”

      “我的絲帕!”

      怎么辦,要去要回來嗎?

      要是那個混賬再提過分的要求怎么辦?

      哥哥問起來,她該怎么回答?

      這一來而去的糾葛,她不知什么時候就睡了過去。

      大家都在看
      許你山河萬里
      許你山河萬里
      重生 穿越 甜文 宮斗 契約
      寵妻
      寵妻
      重生 穿越 古言 暗戀 架空 種田 暖文 腹黑王爺沖喜妃
      朕心愛的丑姑娘,請多指教
      朕心愛的丑姑娘,請
      輕松 權智謀斗 甜寵 種田
      色啪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