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qlkjd"></pre>
      <center id="qlkjd"></center>

      <wbr id="qlkjd"></wbr>
      <video id="qlkjd"></video>
      目錄
      書架
      目錄
      目錄
      ×
      公眾號
      關注二維碼,回復“九閱”領書券
      關注二維碼
      回復“九閱”領書券
      種田南山下
      種田南山下
      壞男人1235 著

      古代言情

      類型

      6.51萬

      已完結(字)

      本書由九閱小說發行
      ©版本所有 侵權必究
      指南
      第1章
      種田南山下
      壞男人1235
      3274
      歷史久遠

      幽深的古墓中,逐漸亮起一點微弱的光明。

      “沓沓……”細碎略顯的jiǎo步聲從遠處傳來,暗中一個幽冷的聲音輕聲嘆息“你……來了……”

      jiǎo步聲遲滯了一下,林樂樂側耳傾聽。除了呼呼的風聲,還有的就是老鼠吱吱的叫聲。她搖了搖頭,確定自己只是出現了幻聽后,便再度往前行進。

      這座古墓很長,很陰冷,一個人走在這里,仿佛走不到盡頭般。

      雖然做考古工作有三年了,但林樂樂這會兒還是覺得心里發慌。

      她就不應該一個人來到這處破地方來考古,進入這地方后,便有種磣的慌的感、覺。

      好在,又走了十分鐘后,林樂樂終于看見了那具傳說中碩大無比的棺材。

      把手里的照明工具點燃了幾個,讓整個墓室沒這么陰暗后,林樂樂才鎮定了情緒看向那幅棺材。

      漆黑的金絲楠木棺材,很大,很黑,令人驚奇的是,按理來說,這么久遠的棺材,漆早就應該脫落的。

      然,面前這一幅棺材卻如新漆,棺材也如新擺設的一樣。

      大,說不出的巨大,那尺寸讓人覺得,里面裝殮的尸體,肯定是個巨人般的存在。

      xī了口氣,林樂樂戴上陰毒面具,打開工作包,放上攝像機后,便開始了自己單獨的考古工作。

      一步一步……越是靠近那棺材,林樂樂便越覺得內心磣的慌。這種感、覺在她考古第一次也不曾有過。總覺得打開棺材后,自己的人生會有所改變……這種心驚,令她很猶豫要不要上前。

      最終,她搖頭,暗罵自己膽小。考古人員還能被這種棺材嚇住。

      鼓起勇氣打開棺材,林樂樂后退了一分鐘才敢靠近。

      待再靠近看見棺材里面的栩栩如生的男人時,林樂樂驚呆了。

      棺材里面的尸體是具男尸,保存的相當的完好。

      他斜長的眼睛緊閉著,的鼻梁,小麥色的健康肌膚,健碩的xiong膛。那xiong壯碩的仿佛能看見肌rou在顫抖。這么鮮活的尸體,還顯然是……遠古時代的尸體,徹底的震憾了林樂樂。

      這明顯是個遠古時代的男人,因為他脖子上掛著的是一圈動物的頭蓋骨。

      而手上,戴著的也是一幅骨頭鐲子。從外形上,可看出男人的體格高大健壯。shen上還有幾處明顯的傷痕。

      林樂樂沒看見的是,在她看向男尸的時候,男尸的眼睛詭譎的睜開了一點。

      強自鎮定下來,林樂樂開始考察這具男尸的年代。

      先是摘取他shen上的裝飾品,當摘取掉他手上的骨戒時,林樂樂被那枚磨出來的瑩色的骨戒給xī引住了。

      很古樸簡單的一枚戒指,不知道是用什么動物的骨頭打磨出來的。

      整個色澤呈現淡淡的圣潔的瑩綠色,上面還有一絲淺淺的粉紅。仿佛是雕刻著一枚流淚的葉子一樣。這骨頭戒指也能雕琢的如此的jīng致,不得不說古人的智慧真心無窮。

      年輕姑娘總是愛美麗的事物的,林樂樂喜不自jīn下,便把戒指戴在手上試戴。

      哪知道這一戴,大小居然也很適合。

      林樂樂驚奇的玩了一會兒,再抬頭時,卻看見男尸對著自己邪氣的笑著。

      那表情生動的就仿佛在笑她落入了一個圈套一樣,往二邊斜拉的嘴角,還有狹長的眼睛……所有的表情組合在一起,就是一個邪惡的笑容。

      林樂樂一個哆嗦,條件反射的就想逃離這片地方。

      然而,令她駭然的事情再度發生了,男尸在這時候倏爾睜開眼睛。

      她看著那雙灼人的眼神,腦子一陣一陣的犯暈,慢慢地,她迷失了自我。

      象個機械娃娃一樣,抬tui,邁入了棺材里面并排和男尸一起躺下……

      “啊……救命……”

      看著面前倉惶而逃的只用**皮遮掩的不斷尖叫的女子,林樂樂只有一個疑問,她現在哪里?

      這是一個有著原始樹木,草很高很茂盛的地方。四周還有不少只著一條簡單**皮的皮膚黝黑的女人們。

      她們無一例外都是表情驚恐,神情慌亂地四處逃竄。唯有她,在這一群女人里面呆呆愣愣的不知所措。

      “啊……”當看見一個女子被一根箭矛刺中慘叫著倒在地上時,林樂樂才意識到危機就在shen邊。

      看著倒地的女子不斷地掙扎,她殷紅的鮮xie令林樂樂生生的打了個寒顫。也令她明白了一點:這里,似乎在進行大屠殺。

      反應過來后她第一時間就是趕緊逃竄,又是嗖的一聲傳來。前面的一個女子啊的倒地。

      她的屁股上被插上了一根尖利的矛箭,鮮xie,泊泊流出。

      女人四肢前撲,哪怕是倒地的瞬間,她也還在試圖往前面爬行……似乎,只有爬到前面去,她才能有安全。

      林樂樂困難地吞了下口水,也確定,這一片地方真的好危險。是誰是誰這么屠殺女人?

      氣憤中的林樂樂回頭看向shen后,在這時,她看見的就是一陣濃煙騰起。

      緊接著,就是馬蹄的聲音傳來。

      上百只馬不斷的往她們這一群弱小的女子奔來,在馬背上,騎著赤果著上shen的男人們,他們的shen上刺著各種復雜的圖騰。脖子上也戴著令人恐怖的骷髏……在他們的手里,舉著尖利的矛箭……

      “該死的……”

      林樂樂氣壞了,想不到射殺她們的居然會是同樣的人類。

      “魂淡……該死的……”可現在不是講理的時候,她只能逃,只能保存xin命。

      才穿越到這樣一個陌生的地方,如果就這樣掛了,會不會很冤枉!

      可惜,二要tui,哪能和馬的四條tui相比。shen邊的奴隸們一個接一個的慘叫出聲,一個個的倒下,鮮xie,濺的她全shen都是。

      每當聽到嗖的箭矢聲響起,便會有一個女人凄慘倒地。

      跑到后面,林樂樂索xin不跑了。

      她回shen,兇狠的盯著后面那群張揚的男人們,心里只有一個念頭,說不定被射死了,還能直接再穿越回去。

      然而,就因為她這樣的動作,卻引得獵場的男人們驚訝了。

      以多格樂為首的狩獵主人緊盯著面前的女子,她全shen有著奇怪的裝扮,一shen衣服破爛的是這里的人從來不曾看見過的。

      而她的眼里,更是熊熊燃、、燒憤怒的火焰,拳頭捏的緊緊的。明明很懼怕,但她此時的憤怒,似乎遮蓋了懼意。

      shen邊的布一端起了箭矢,瞄準的地方卻是她tui側的地方。那個地方一旦被射中,便意味著這個女人會是他布一的所有物。

      “不錯的獵物,看來這一次找來的普通人也有好玩的。”布一哈哈大笑出聲。

      然而,他還沒箭矢,多格樂手里的箭矢卻快速的往林樂樂tui中間射去。

      “啊……”林樂樂看著那只無法閃躲的箭矢射來,卻沒力閃躲開。

      緊閉著眼睛,她以為自己會就此死亡,然而,除了fu部上面一點點的地方被擊中,有那么一點點的tòng楚外,居然……并沒有死亡!

      沒有命中在害,她,還活著。

      劫后余生,林樂樂tan坐在地上大哭起來,她本來就不是一個勇敢的女人,此時一穿越來就受到連番的驚嚇,不哭才奇怪了呢。不過,想到自己還活著,她又笑個不停。

      于是乎,地上就有了一個又是哭,又是笑的奇怪的女人。

      布一看著哭笑不停的女人搖頭嘆息,“唉,人類的神經就是太脆弱了,看來受不了這種驚嚇,又是一個得了失心瘋的女人。”

      話說完,他側首興災樂禍的看著多格樂,“親愛的多格樂,想不到你第一次來狩獵,就會狩到這樣一個極品,不知道接下來你會怎么處理這個極品呢?”

      他們這一批成年的雄xin奉了察哈王的命令,前來狩獵各自的伴侶,只要挑中了,便是一生一世。如果優秀的多格樂挑中的是一個被嚇瘋了的女人……這可是相當丟面子的事情。

      一時間,眾位雄xin全都興災樂禍的看著多格樂這個可憐的人。

      “唉,可惜啊,我們各種族的人,只有在成年的時候才能來挑一個人類的女xin,這些女xin,據說還是王用神奇的巫術把她們挑進來的。多格樂,你這一次真的倒霉了啊。哈哈……”

      “多格樂,如果去和察哈王求一下情,說不定他會額外恩準你再多挑一個雌xin的。可惜,人類女人實在是太少了。”

      這些人打趣著可憐的多格樂,把各自的獵物擄走后,原地只剩下了面色鐵青的多格樂。

      林樂樂哭笑夠了,這才發現場地只剩下了一個高大的面色陰沉的男人。

      如果她沒記錯,就是這個男人用箭矢直接投中了她的。

      氣憤,懼怕,令她坐在原地不敢動彈。

      “喳巴……”多格樂試著和這個未來的女伴交流。但是,面前的雌xin只是瞪大眼睛驚慌的看著他。

      林樂樂緊張的看著這個高大的男人,他有差不多二米高吧。頭發很長,五官不算難看,尤其是那雙眼睛,在盯著她時,有種被野**盯著的感、覺,磣人的慌!

      男人四肢發達,肌rou大塊大塊的,只是隨意的走動,那rou就一顫一顫的。如果在現代,這樣的shen材,堪比健美教練。他的全shen上下,只是腰間栓了一張**皮,shen上tui上都有極恐怖的傷痕。

      在她打量他時,這個高大的皮膚黝黑的男人也在打量著她。只是,他似乎……很不滿意她,神情間有著些許的煩躁……

      這樣的意識令林樂樂緊張起來,他會不會吃了自己?

      色啪在线